生不逢时的独角兽:当当网

智者无疆
关注

3月9日晚间,海航系旗下天海投资发布公告披露重组进展,首度披露标的资产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股权。天海投资拟向交易对方购买上述标的资产,将涉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视情况进行配套融资。本次交易完成后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交易的具体方案和金额暂未透露。

当一代独角兽生不逢时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年叱咤风云的李国庆和当当网,似乎早已从五光十色地电商主流世界消失。如今又一下子被聚焦,众说纷纭。

敢爱敢当当的李国庆在回应收购传闻变成真时,在朋友圈说当当是文化独角兽。

独角兽,是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生物,它稀有而且高贵。美国著名风险投资人Aileen Lee在2013年将私募和公开市场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做出分类,并将这些公司称为“独角兽”。然后这个词就迅速流行于硅谷,并且出现在《财富》封面上。

所谓“独角兽公司”是指那些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Lee发明独角兽概念的时候,她描绘的是一个具体历史条件下的情形。在2003到2013年间,就只有39家公司从6万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实现了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

而对于当当和李国庆而言,文化独角兽这个称号,似乎有些姗姗来迟。

1999年11月,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共同创立了当当网,凭借对于出版和图书行业的资源及熟悉程度,当当迅速发展为网上消费电商的第一。当当网也成为业内少有的“夫妻档”——两口子共同管理下的一个电商企业。

彼时的当当,无疑是中国当年最早的文化独角兽。

匆匆那年

专家在定义独角兽时,除了估值必须超过10亿美元这个最为直观的入门级标准外,还有其他的衡量标准。

首先,独角兽企业带来的产品在最初出现的时候,人们都觉得难以置信,但当人们习惯这种方式后,会觉得习以为常,不可或缺。当当引领的电商图书时代一定令不少人感怀那个最初在网上淘书的年代,并一发不可收拾。

其次,他们都改变了工作方式和人们的生活方式。因为独角兽企业都是创新企业,他们不会让消费者去做不同的事情,而是让消费者成为不同的人。最后,

独角兽企业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这些甚至最后都会超出独角兽企业的创立者可以想象的极限。

资料显示,1999年11月,当当网诞生到短短几年后,当当网成为了网上消费电商排头兵,甚至有了“中国亚马逊”之称。从图书商品到美妆、家居、母婴、服装、数码等各类百货,当当网凭借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优势迅速崛起,2005年时,其全年销售额已经高达4.4亿,而彼时的京东销售额不过3000万。

2010年12月,当当网正式赴美上市。据悉,当时当当网的年销图书销售额已经超过100亿元,占据着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

但变幻的资本市场让当当几经沉浮。2016年9月,当当网以5.56亿美元的市值完成了私有化退市,市值已不足上市时的四分之一,甚至不到京东市值的1%。

当下,我国社会主义的根本矛盾已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要解决这个问题,显然是先解决物质需求,再解决精神层面的。李国庆踩上了电商B2C的势,但是错误估计了人们对精神文化需求的速度。

这一切,究竟是生不逢时,还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

李国庆的黄金屋

在公开的报道里能看到,这不是当当第一次传出卖身的消息。2004年,当当销售额只有1亿人民币时,亚马逊打算以1.5亿估值买下当当,占70%-90%股份,这一要求突破了李国庆夫妇对方最多占股25%的底线,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2014年,当当上市后股价遭遇过山车,百度提出入股当当,最终因占股比例及交易价格等原因没有谈拢。上述两笔交易李国庆拒绝的很干脆,但2014年拒绝腾讯入股这一次不知道有没有让他后悔。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李国庆在追寻书中颜如玉的这条路上走得十分坚毅。

有人说,2010年与京东的价格战让当当网失去了战斗的勇气;有人说是2013年Kindlle的入华时当当低估了对手;也有人说,是阅文与掌阅两大网络文学企业兴起时当当错失了机会。

但也许,对颜如玉一网情深的李国庆,其实并不那么在意黄金屋到底有多大呢?要知道,当当所在的这个行业也就只有300亿元左右的规模,即使当当占到了50%以上的份额,也不可能做成大公司。

李国庆带着当当风风雨雨走过这么多年,在竞争惨烈的电商领域,李国庆对书的一网情深,有目共睹。

当当的那些年,一直秉承了李国庆坚持做文化输出的想法。在很多实体书店经营不下去的时候,去年开始,当当却开启了实体书店的策略。据相关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当当已经全国开业160余家O+O实体书店,其中针对文青白领人群的当当书店,已覆盖成都、长春等8个城市,单店日均客流达3000-5000人次。

据悉,当当还围绕着书的产业链大作文章,在过去四年间,投入1个亿做电子书业务。2017年10月,已从纸质书转到电子书、听书领域的当当宣布“扭亏为盈”。李国庆表示,“过去三个季度,当当电子书捷报频传,实现四个第一(销售增速第一,新增客户数量增速第一,电子书下载册数增速第一,阅读社区用户数第一),终于扭亏为盈,从亏损2亿(含流量费),到规模性盈利!”

怪不得有业内人士会感叹,与李国庆同期风起云涌的人物,有马云、张朝阳、李彦宏还有后来的刘强东、马化腾。但是,与上述那些创业家们相比,李国庆从来没有过争夺“中国首富”的机会,也似乎没有发表过引发热议的商业思想,到今天出售之日,当当的市值只有阿里、腾讯的五百分之一,营业额与京东比,也只有一个零头。

在商言商,固守颜如玉的李国庆可能错过了不少黄金屋,十九年的创业长跑,他面临过很多的机遇或新的可能性。无论是资本运营、产业拓展、供应链建设,还是业务创新、决策层机制、线上线下融合,林林总总,日后都可能成为各种案例被议论纷纷。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反馈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