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清华状元募资65亿,第一笔就投中今日头条

易简财经
关注

4月6日,源码资本宣布完成10亿美金新基金募集。募集资金将用于To B的智能制造、机器人、企业服务等领域,To C的新消费内容、平台渠道领域投资。至此,源码的管理资金规模(AUM)达到25亿美金、88亿人民币。

据介绍,此次基金募集中,过往LP全部加码出资。截至目前,源码的基金LP来自全球顶级的主权财富基金、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养老基金、母基金、家族基金、领袖企业等顶级机构和产业资本,以及国家级引导基金、大型央企等。

说起源码资本,在投行这个行当内可以说赫赫有名。这家仅仅成立7年的公司,已经投资了超过200家企业,并且其中2家的估值更是超过1000亿美元。而它的创始人,却是一位年轻的80后。

80后敢自立门户的,他是第一个

在投资圈,源码资本的创始人曹毅是一个另类,因为敢在80后就自立门户的,他是头一个,其他无论是高瓴、红杉、经纬、还是愉悦,创始人的年龄都超过了80后。

曹毅出生于1984年,曾是浙江省金华市高考状元的他,以理科综合满分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2004年,曹毅结识了清华师兄、现任搜狗CEO王小川。还在读大四的曹毅问王小川:“你什么时候创业?我帮你找人。”和王小川同为清华计算机系96级的周枫从伯克利回国在五道口建实验室,早期团队的几个人全是曹毅帮忙张罗。为了提高资源对接效率,他当年还创办过一个清华就业创业协会。

在校期间,曹毅就开始参与做投资,2004-2006年就职联创策源,PPStream是他看的第一家项目。

从清华毕业后,曹毅曾在咨询公司工作,做过二级市场量化投资。他还到UC做过半年BD,后来受到周逵邀请,加入红杉,数年间投出红杉资本中国30%左右的TMT项目(包括雪球、美丽说、今日头条等等知名企业),成为红杉资本中国最年轻的副总裁。

那五年,沈南鹏、周逵等人的工作及思维方式对曹毅影响很大。他不止一次提过沈南鹏的“100个抽屉理论”:沈的时间管理能力很强,他脑中好像有100个抽屉,每天拉开来看事情进展如何,关上一个抽屉后再处理下一个,彼此互不干扰,非常清晰,直接了当。

2014年8月,曹毅离开红杉,创立了源码资本。那年,他刚刚30岁。

张一鸣、王兴的加持

30岁,在风投行业里是什么概念?妥妥的“学徒”年纪。

但“学徒年纪”的曹毅,独立完成募资不说,还随身带着前两期基金超过一半的项目。从红杉离职时,曹毅是VP的title,第一期基金就拉到红杉做LP,连续合作了几期基金,这就不是背书,而是用钱投票的关系。

并且,曹毅的眼光还相当毒辣。

2013年,在红杉工作的曹毅,认识了字节跳动的张一鸣。

当时的张一鸣,正在帮有了几百万日活的今日头条寻找B轮融资,结果接连拜访了30多家VC机构,说哑了嗓子也没人愿意投他。但是只有曹毅,在红杉资本的内部会上推了字节跳动,但很可惜没有通过。这也是后来沈南鹏想起来就觉得可惜的事情——投张一鸣投晚了。

曹毅与王兴的关系也特别铁。

早在2006年,还在联创策源的曹毅,就认识了创办校内网的王兴,之后他们就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2014年春节刚过,当曹毅想要离开红杉中国创建一支新基金时,他第一个找到王兴,在王兴家楼下破旧的上岛咖啡馆里,谈话从晚上10点持续到夜里2点半。

“我看到了有巨大价值的东西。”曹毅说。

“这个东西能再细化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路径是什么?别人原来为什么没这样做过?”王兴反问。

“美团是一个大浪,源码也会是一个大浪。这个大浪要有你们加入。”曹毅回答。

源码资本成立时,王兴和张一鸣各投500万美金,成为了源码的第一批LP。

而曹毅也表示了对自己这两位兄弟的看好,成立源码资本后,曹毅的第一笔投资就给到了今日头条500万美金,跟着就投资了美团。

当时,字节跳动的估值才5亿美元,美团点评的估值也才70亿美元。但如今,美团的市值达到2470亿美元,字节的估值更是高达4000亿美元。

要投“现在的边缘,未来的主航道”

从2018年起,源码资本不再仅仅聚焦早期,投资成长期的色彩越来越浓厚。随着几年前投资的一批企业进入成长期阶段,源码资本选择持续加码,或是经长期考察后在成长期进入,例如,百布、小药药、易久批、开思、运去哪、众能联合、易点云、海柔创新、梅卡曼德、稿定设计等To B企业;以及字节跳动、美团、理想汽车、贝壳、悦刻、自如、云鲸、百果园、布鲁可、茶颜悦色、王饱饱等To C企业。

选择早期和成长期并重,源码资本背后有两套成熟的投资逻辑:

早期投资于“非共识”, 也就是“现在的边缘,未来的主航道”。这是对于普遍性认知的反向思考,势必建立在深度研究驱动的基础之下。要对共识有超越性的见解,才有可能带来对非共识的正确认知。源码对于这个逻辑的话语权,从早年间曹毅对今日头条(字节跳动)的投资可见一斑,以至于在众多投资人直呼投晚了、退早了、甚至没投进时,曹毅已经成为字节背后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

成长期投资于“质变”,即一家公司的“第二曲线”。它不只是在一个存量市场里面去做量变优化,更是要有一些质变的商业模式,出手这样的项目,自然是认为这些公司在业务量变过程中,依旧还有某个新业务可能存在质变的可能性,比如从链家到贝壳,从头条到抖音,这期间都是既有量变又有质变交叉的状态。

从业绩上看,过去12个月,源码迎来了理想汽车、贝壳找房、雾芯科技的IPO,同时在这个的“To B大年”里,源码的多个被投项目估值快速上涨。

如今,源码资本已经从曹毅的单枪匹马进化到一个超80人的队伍,其中共有6位合伙人。

源码的投资团队已经完成了超过200家企业投资,涵盖了媒体内容、消费服务、产业企业、金融、零售、车与房、教育医疗等大类行业。截至2021年,2家源码成员企业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3家估值超过100亿美元,20多家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8家企业实现IPO,给LP带来了超过200亿人民币的回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